第二届读书节 读书报告会书目 《论语》207班 宋佳怡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政教专栏

第二届读书节 读书报告会书目 《论语》207班 宋佳怡

* 来源 : * 作者 : admin * 发表时间 : 2017-10-23 * 浏览 : 3

第二届读书节 读书报告会书目 《论语》207班 宋佳怡

* 来源 : 政教处 * 作者 : admin * 发表时间 : 2017-01-10 * 浏览 : 228
与远古诗歌同行
------《诗经》读书报告
207班 宋佳怡
“诗三百,一言以蔽之,思无邪。”浩浩历史长河五千载,多少文人骚客的诗赋,多少民间流传的辞章,宛如珍珠般在华夏的阳光下闪耀。侧耳倾听,伴着历史的车轮呼啸而来的,是经典回响的声音。
《诗经》作为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,《诗经》收入了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五百多年的诗歌305篇,故又称《诗三百》。先秦称为《诗》,或取其整数称《诗三百》。西汉时又被尊为儒家经典,始称《诗经》,并沿用至今。按用途和音乐分“风、雅、颂”三部分,其中的风是指各地方的民间歌谣,其中的雅大部分是贵族的宫廷正乐,其中的颂是周天子和诸侯用以祭祀宗庙的舞乐。其主要表现手法是赋、比、兴,其中直陈其事叫赋;譬喻叫比;先言它物以引起所咏之物叫兴。与风、雅、颂合称“六义”。
简单的手法,质朴的语言,将一个时代的更迭,完整地呈现在了后人的面前,时间加深了这份韵味。因为有了时间的距离,古诗里的字句,才幻化成水底的珊瑚,美丽而持久。古诗如酒,存放得久了,也便经历了一场美妙的发酵,留给后人慢慢品尝。千百年来,它就如盛开在彼岸的花,即使无法摘取,也一直存活于心。只是往往在不经意间,就被我们遗落在另一个时代。当我们用诗的清雅去寻找,用经的深邃去看待,用朝圣的虔诚去倾听,它也许是前世的前世,我们心底曾经响过的声音,我们在一起唱过的歌谣,我们前生无邪的记忆。
专家学者们一遍遍一篇篇地将《诗经》分解,将诗经解读,把她神秘化,把她系统化,然而诗经中口口传唱的并不是我们所追求的微言大义。诗经是普通人的诗经,是普通人的生活。当你捧起诗经,应该闭起眼睛,任凭思绪在空中翻飞,慢慢回到那个遥远平静的年代,让心灵随着吟咏起舞,复活千百年前的情景。
此时,我才恍然明白,与其说是品读诗经不如说是品读那一份独到的心情。明月清风,孤灯枯坐便是与《诗经》心神交汇的时刻。提到《诗经》不得不说说它的首篇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”几千年来,雎鸠关关一直成为经典的爱情表达方式,长期被引用和言说。这是一首炽热感人的情歌,谦谦君子,爱上了一位美丽善良的姑娘。姑娘像影子,追随着他,夙兴夜寐,仍然不能忘怀,而无法追求得到。
淑女也像那空气,可以感受到她的存在,却无法捕捉。河水悠悠地流淌,荇菜随波浮动,更加勾动丝丝缕缕的情思。倩影历历,这更增添了追求者的相思,最终出现了幻觉。“寤寐求之”“寤寐思服”“琴瑟友之”用尽千方百计。最终“钟鼓乐之”博得美人红颜一笑。辛苦转为幸福,那牵牵绊绊的荇菜,成为了爱情的见证。
《诗经》,正是那条亘古不变的河,带我走进了诗经的天堂。这是一条没有名字的河,记载了古老的爱情与农事,两千年前的浪花溅湿我日渐格式化的都市皮鞋。《诗经》象征着一个时代,民族的时代,那也是人类咿呀学语、蹒跚学步的时代。谁曾经贴着水面行走,并且歌笑歌哭?淑女与君子,艄公与过客,母亲与儿女,乃至时光与记忆,隔着同样一条河遥遥相望,构成周而复始的白昼和黑夜。如今,它又借助单薄的纸张间断了祖先的吟唱与后辈的倾听。就像一条人间的银河,此岸是高楼广厦,齿轮与车辆,灯火通明的都市,而彼岸呢,彼岸有采薇的村姑、祈雨的礼仪,以及以渔猎为生的星罗棋布的部落……我们渴望着回到银河的那边,像先辈们一样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渴望着一身轻衣,一双木屐,一副斗笠,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,我们很难发现上帝的手迹——灵感的花朵,因为贫血而枯萎,而失去了天真。
我们无法回到《诗经》的时代,男耕女织的时代,或者说我们无法恢复古人的那份单纯与天真。那简直堪称人类的童年,所以《诗经》里回荡着银铃般灿烂的童音,无法模仿。在充斥着欲望、高音喇叭的现实中,这属于天籁了。做天籁的听众,是幸福的。古人以纠缠的音乐旋律结绳记事,那粗糙的双手搓出来的牧歌,鞭挞着我们世故的灵魂:该往何处去放牧自己失落的童心呢?《诗经》里的那条河,已经流淌两千多年了,沿岸有数不清的读者,饮水思源。漫步在先秦的那条河,和着习习微风,夹杂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一直走下去……
 
招生